企业资料查册有方 调查记者这样挖掘独家(上)

今年1月,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被曝僭建,媒体在此事件的调查上大施拳脚,通过翻查公开资料找出多项证据。调查记者们的查册功夫看起来眼花缭乱,其实个中章法并不难。深度网特邀《香港01》调查记者Selina Cheng,为我们复盘了当时记者查册的过程,亲授一步步拿到公开资料的步骤。

调查报道新助力:NGO、专业公司和前FBI的高手们

2015全球深度报道大会上的亮点之一是跨境报道。今天的腐败调查记者不再是孤单英雄,而有监察贪腐的NGO组织、专业调查公司以及FBI前探员提供的专业技术和数据支持。调查记者与这些“跨界高手”是如何协作?NGO和专业调查公司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如何最有效地获取线索?来自透明国际、专业调查公司Mintz集团的主管和前FBI探员分享了他们助力调查新闻的技能、心得和建议。

挪威大会首日会议精选:如何调查银行

调查报道的关键之一,就是锁定要调查的对象。在规划跨境金融报道时,银行因为资料全、公开度较高,信息相对可信等优势更容易成为调查线索的突破口。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开展的两个调查报道项目“Swiss Leaks”和“Evicted and Abandoned”分别从汇丰银行和世界银行的数据入手,且经过了严谨的数据分析和验证步骤,成为跨境金融报道的典范。

那些大牛说过的话

首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落幕,大牛们在会上分享的“痛并快乐”的经验和“闪瞎眼”的金句也散落在时间的尘埃里。深度君不辞辛劳,采撷从尘埃中开出的一朵朵花,供诸位欣赏。

深度报道的力量

深度报道影响公共政策和问责机制的例子并不少见。从小镇报纸到大城市媒体,充当监督角色的记者们不倦地追问:钱花到哪儿去了?权力是如何行使的?全球深度报道网盘点九大深具影响力的案例,向你展示深度报道的力量。

我们为什么要来亚洲

在过去的20年间,深度报道机构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亚洲却成为这一潮流中的“三无”地区:没有调查网络、没有年度会议、没有支持深度报道的基金。但历史站在我们这一边。聪明的领导人知道,要实行反腐和政府问责,他们需要一个深度报道媒体。

我们身处在调查报道的黄金时代吗?

近来,人们热衷于讨论新技术的涌现是否可能让新闻业突破集权政府的管制而朝着更加民主方向前进。在10月上旬的一个研讨会上,我又将这个话题抛向了和我在同一个研讨小组的南非、拉美和中国记者们。听听他们有什么看法。